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类别: 关键词:
  当前分类:健康关怀
新房间里的老冤家:甲醛检测治理的市场乱象
更新时间: 2018-10-16 来源: 丹东地热清洗 点击数:

   查不清、除不尽,甲醛检测与治理的市场乱象——新房间里的老冤家

  01、住进新租的房间之后,李婧总是生病,尽管这间公寓比同地段同小区相似公寓贵两成。
  她反复发烧,曾被诊断为细菌性肺炎,整夜咳嗽。病情前前后后折腾了一个月,她一直没弄清楚这病因何而起。
  过去,这个来自东北的姑娘自称身体健壮,一直坚持跑步、打乒乓球,自称这几年流行性感冒来袭时从未被感染过。今年5月,她刚到成都发展,为了“省事省心”,搬进了一间以“高品质租房”为卖点的长租公寓。3个月后,她的身体开始频繁地出现问题。
  从今年8月底开始,李婧在社交平台上看到一些网友声称租住的房间甲醛超标,他们也生病,症状与自己的极其相似,这才想到给住处做个空气检测。9月初,她拿到检测报告,结果显示,卧室内甲醛浓度超标21%。
  李婧租住的房屋由全国最大的长租公寓服务商之一提供。统一的装修风格、完善的服务和大品牌的信誉让它成为众多到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的首选。截至2017年年底,这家公司已经累计服务超过100万人次。
  工作几乎占据了李婧的全部时间,面对提供长租公寓的平台,她觉得要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困难重重。在此之前,她也想弄清楚,如何才能恢复健康,面对那些“只在新闻里听过的有毒物质”,怎样才能保护自己。
  分割线  箭头 动态
  超过七成新装修的房屋甲醛浓度超标
  02、在北京“漂”了3年的牛岳也是那100万租客之一。和李婧一样,搬进新家不久,他就开始胸闷、头疼,眼睛常突然流泪。他一度还以为自己没休息好。
  在刚刚过去的那个夏天,对牛岳来说,除了天气炎热,找到合适的住房成了最大的难题。看房时,中介将他带到一处即将装修完工的房间,想到这家公司提供的房屋装修较好,每月还送两次保洁,他当即决定租下。
  25岁的牛岳没有什么装修的经验,他只是隐约记得,新房大多会有一些对人体有害的物质。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回忆,自己曾向房屋管家询问这个问题,被告知“放心,我们使用的都是非常环保的材质”。
  很快,牛岳在管家的安排下搬入新装的房子,当时他就闻到空气中明显有“装修的气味”,有些刺鼻。李婧也遇到类似的情况,她向管家反映后,管家称那是“家具的味道”,公司对房间做过甲醛检测,是合格的。后来,管家又送来两株绿萝,称“可以吸收那个味道”。
  早在2004年,甲醛就被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列为第1类致癌物质,它能与细胞中的蛋白质结合,破坏DNA链。研究者发现,家具工人和医护人员患癌症比例高于平均值。甲醛超标会使人出现头痛、胸闷、皮肤过敏等症状,长期接触可能导致鼻咽癌、白血病或多器官疾病。慢性中毒往往被人忽视,只有转化成病变时才被发现。
  一个成年人每天呼吸大约2万多次,吸入空气达15~20立方米。儿童的呼吸量是成人的两倍,加上儿童身体功能发育不完善,抵抗力较低,因此更容易受甲醛的影响。根据中央电视台2017年的报道,北京儿童医院90%的白血病患儿家中半年内做过装修。
  甲醛被称作室内污染物之王,但人们常常忽略它。张彭义告诉记者,绝大多数时候,人们闻到的所谓“装修味儿”,并不是甲醛的味道,以至于通风后气味散去,他们便以为房间里没有甲醛了,很安全。实际上,即使是装修完数年的房子,也能检测到它的存在。
  甲醛的来源主要是装潢材料和家具,生活中能接触到的书籍、衣物、卫生纸中也含有少量甲醛。由它合成的脲醛树脂是最常见的黏合剂之一,价格低廉且黏性极好,在工业中广泛应用,家居使用的板材多是用脲醛树脂将小块木板和颗粒板黏合而成的。中国的脲醛树脂使用量位居全球首位,高比例用在制造板材上。
  对室内空气质量,中国于2001年和2002年先后出台过两项标准。前者为GB50325-2001《民用建筑工程室内环境污染控制规范》,由原建设部制定,要求关闭门窗1小时后,室内甲醛浓度低于0.08毫克每立方米。后者为GB/T18883-2002《室内空气质量标准》,由原卫生部制定,要求关闭门窗12小时后,室内甲醛浓度低于0.1毫克每立方米。相比前者,后者还包含对微生物数量的要求。实际操作中,房屋需满足两项标准才算合格。
  这两项标准与世界卫生组织1987年发布的《空气质量指南》中对甲醛的限制标准基本一致,但在发达国家,这类标准要严格得多。法国的室内甲醛浓度标准值是中国的十分之一,加拿大是中国的二分之一。张彭义告诉记者,发达国家在上世纪80年代也曾面临室内甲醛浓度超标的问题,后来通过国家出台政策、民众意识提升得以解决。